快捷搜索:  as  新诚  零首付  test  test`  as`  MTU2MzI3MDIyNA`  as and 2=2

重磅丨金诚集团涉嫌非吸被立案,韦杰等高管被抓

作者:许尚进
 
来源:独角金融
 
4月28日凌晨,有消息称金诚财富集团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立案,公司创始人韦杰、徐黎云、蒋雪琦、谷德耀等33名相关涉案人员被抓获。
 


 
(图片为金诚集团投资人提供)
 
独角金融致电杭州市公安局拱墅区分局核实情况,警方表示,“金诚财富集团已被立案,韦杰等相关人员也被抓,但具体抓捕的人数要问经侦大队。”独角金融又致电金诚集团的品牌部,但对方表示不方便接电话。
 
2018年7月开始,金诚集团旗下的私募基金产品陷入兑付危机。2019年1月31日,金诚集团召开了投资人代表沟通会,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韦杰在会上表示,金诚集团的总负债是103亿元,存续的基金规模是157亿元,他承诺“都会负责到底”。
 
4月23日,金诚集团还在苦苦坚持,在官方微信上发布《声明》称,“我司的战略重组目前已进入关键落实阶段,为避免竞争对手及其他别有用心者通过重组信息牟取不当利益;甚至可能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破坏重组,从而损害全体投资人的权益,我司暂时不便透露重组具体细节。条件成熟时,我司将适时向投资人及相关媒体进行披露。”
 
(图片截自金诚集团官微)
 
如今,所有的承诺都随风飘散,韦杰身陷囹圄,金诚集团岌岌可危。
 
曾经风光无两
 
金诚集团,指以浙江诚泽金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为主体,官网资料称,金诚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在加拿大、日本、南非、新加坡等8个国家和地区的60多座城市设有分支机构,拥有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OC)、丽晶光电(831777.OC)等5家公司。
 
在金诚集团发行的私募产品中,有很多产品都投向其运作的“特色小镇项目”。金诚集团曾对外宣称,公司从事的新型城镇化业务,是国家提出PPP特色小镇的全国最大范本,至2017年9月底,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与政府项目签约总量超5700亿元。
 

 
(图片截自金诚集团官网)
 
韦杰是金诚集团的创始人、董事长,公开资料显示,1981年韦杰出生于浙江东阳,他是浙江大学法学硕士,凭借其缔造的“新型城镇化下的金融产业链”获2015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旗下相关公司有177家。早年他曾在律所担任法律助理,2008年前后,年仅27岁的韦杰创办金诚,投身金融创业。2016年有杂志报道称,韦杰曾接到一个电话号称赚了11位数,跻身至百亿身家的地位。
 
 
 
(图片截自天眼查)
 
2016年开始,金诚集团以金诚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以江、浙为核心,打造融合“PPP+产业化+金融化”的小镇投资、建设、运营的全生命链小镇。目前金诚特色小镇已在浙江、江苏、湖南、贵州、福建、江西、湖北、河南、安徽、吉林十省有布局。
 
“PPP”指的是政府和企业合作成立合营公司,“产业化”指的是为金诚特色小镇配套金诚文化、教育、酒店、医疗健康等产业,“金融化”则是通过产业基金投资、资产证券化、债券投资等金融手段服务于金诚特色小镇。
 
简言之,就是金诚集团与政府成立合营公司,经营特色小镇项目,再由金诚集团通过旗下基金管理人发行基金产品参与项目投资。
 
而金诚集团的私募基金管理和基金销售等业务主要由旗下的金诚财富运营操作。金诚财富拥有一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原名“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观诚”),金诚财富同时拥有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截至目前,7家私募机构发行登记备案的私募产品共达351个。
 
而在逾期爆发之前,金诚集团在接受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时竟然拒检,此事在业内掀起大波浪,也为金诚后来发展的异常埋下了伏笔。
 
5家私募抗拒检查
 
2018年4月,浙江证监局连发5条公告称,因在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过程中,金诚财富旗下的5家私募机构不配合开展现场检查工作,故而对金诚旗下除新余观悦、新余观复之外的其他5家私募机构的法定代表人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2018年初,证监会私募部向各地证监局发送《关于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的通知》,《通知》将“集团化跨辖区私募机构、管理非标债权的私募机构、其他存在问题风险线索的私募机构”这三类私募机构纳入重点检查对象范围。
 
其中,对集团化跨辖区和兼营类金融业务的私募机构重点检查内容包括:检查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不同私募机构之间,以及私募机构与其他机构之间控制关系、业务往来、资金往来、产品嵌套情况,核查关联交易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业务隔离和风险隔离是否有效,信息披露是否充分及时完整,是否存在“自融自担”以及是否建立防范利益冲突机制等情况。
 
而号称拥有500亿元资产规模的金诚集团,在浙江证监局例行检查时,非但没有做好带头作用,反而不配合。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检查当天,金诚财富旗下的公司关门拒绝检查,态度十分坚决,试图给浙江证监局一个下马威,此举震惊整个浙江私募基金圈,也让业内开始警醒金诚集团的风险。
 
金诚集团给出的官方说法是,4月24日,有个别员工思想认识不足,在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要求拷贝其电脑资料时被拒绝从而引起冲突。次日,尚在外地出差的金诚集团董事长韦杰因该事件被批评、警示和教育,且主动撰写了情况说明,与监管部门做了沟通。在浙江证监局提出约谈要求后,韦杰取消原有行程,带领相关高管团队前往浙江证监局,配合完成约谈。
 
关于拒检的真相,网上流传诸多说法,一种是说拒检的人是韦杰,另一种说是韦杰的表姐、金诚集团总裁徐黎云。真相到底如何,外界不得而知,但是拒检的做法,疑云重重。
 
裁员和展期已于事无补
 
2018年5月,金观诚迎来了“大地震”。因存在借用关联方经营场地销售私募基金产品、公开夸大宣传等情形,金观诚被浙江证监局采取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认购和申购业务6个月的监督管理措施。
 
 
 
(图片截自浙江证监局官网)
 
对此惩罚,金观诚随即发布公告“忏悔”:确存在因公司发展过快,各板块人员和业务未隔离到位等不合规现象,同时个别员工无视监管部门法律法规和公司募集行为规范条例,夸大宣传等情况。后续我司将严格按照监管部门要求,对以上现象和相关人员做整改和严厉处罚。
 
 
(图片截自金观诚官网)
 
而金诚之所以出现这么大规模的逾期,与禁售处罚规定有一定关系。
 
据“石榴询财”发布的一篇网友投稿分析,金诚集团已陷入了流动性枯竭的局面。由于6个月禁售基金的监管处罚,金观诚半年内不得发售基金产品,6月需兑付的金额有10亿元,可实际上才募集到2亿元,远远不够。后来公司从各方筹措资金完成了兑付。但7月份,募集量只有几千万,本金都不够兑付,只能应付点儿利息,流动性难题再也掩盖不住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金诚集团决定统统展期。
 
曾是金诚集团员工的何婕(化名)透露,“6月份公司没多少业绩,所以决定大面积裁员,不出单的销售全部清退。”何婕刚入职不久,领导劝她先凑点钱出一单保住职位,8月以后公司慢慢就好了。无奈之下,何婕向老家的亲朋好友东拼西凑借了100万元,在7月2日成功购买了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发行的《金诚政信宝6号私募基金》(下称:政信宝6号),约定投资1个月。
 
政信宝6号的募集额度是20亿元,主要投资于金诚集团旗下所发行的PPP和政信类私募产品,所谓政信类私募产品,就是指融资主体为国有企业、国资政府平台、国企改制建设方等类型,而PPP类私募基金,则是私募基金作为社会资本方和政府一起参与到传统基础设施领域。
 
结果可想而知,7月份金诚发布了延迟兑付公告。何婕很绝望,“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投资人,我就是个傻子。农村人几辈子奋斗存下来的钱,现在都没了。我父亲病重,现在都没钱医治,我特别恨我自己。”
 
金诚的陨落
 
据了解,金诚的私募产品期限一般是1-2年,项目的建设期一般是3-5年,在建设期内,通常需要发行新的基金产品来兑付前面的基金。等项目建设完成通过验收后,政府才会分期拨付款项,并且承担的利息成本最多就6.5%,低于金诚集团承诺给投资人的8%的收益。
 
一位熟悉PPP的行业人士分析,“PPP的收益率只有6%左右,当年就不看好短融长贷模式,且成本收益也不匹配,商业模式很难做到现金流自循环。”
 
(图片截自网络)
 
金诚集团表示,“金诚财富私募项目主要投向及盈利来自政府融资类项目的利息收入、ppp项目中自营物业及集团自营业务的运营收入、自有固定资产的增值收益、投资影视、股权类项目投资收益。”
 
根据金诚的运作模式,6个月禁售令无疑是造成其大规模逾期的致命一击,没有新的资金进来填补,资金链断裂也就可想而知。更严峻的问题是,金诚集团旗下在建的项目大多是靠基金来补血,现在资金链断裂,项目难以为继,更别谈政府会还款。
 
重新募资来填补资金缺口是最好的办法。但不幸的是,2018年11月,浙江证监局发布公告,暂不解除对金观诚责令改正并暂停办理基金销售相关业务措施的通知。
 
 
(图片截自浙江证监局官网)
 
雪上加霜,金诚集团爆雷似乎已是命中注定。
 
今年以来,私募爆雷的情况屡屡出现,先是“阜兴系”旗下意隆财富的多个私募基金爆仓;中精国投踩雷18亿元,实控人外滩控股销声匿迹;后又有国盈基金实控人被警方采取强制性措施。
 
私募产品大规模出现问题是何原因?如何兑付?投资人权益又如何保障?
 
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宋清辉曾对独角金融分析,“私募产品大规模出现问题无法兑付,与监管不力以及发展行业不规范有直接的关系。随着国家推进打破刚性兑付,政府一般不会协助企业解决逾期问题,投资人需要自负盈亏,看不懂的投资尽量不玩是投资良策。未来,随着私募基金监管的进一步加强,不规范私募未来将会被淘汰。”
 
北京君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黄东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提出了对私募基金监管的几点建议,“有非法集资倾向的私募基金,关注点没有放在如何投资上面,必须严厉禁止,从严惩处;而对于那些致力于吸纳社会闲散资金,对高成长性企业进行投资的私募基金,可在搭建法律框架的基础上,实行较为宽松的管理方式,促进资金自由流动,增加企业成长的活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